媒体新闻>详情

杭州日报《领导者》专访盈盈理财CEO


叶进武:“蚂蚁”变“大象”的秘密

2015-12-30  发表于 杭州日报

  14年前,他是温州县城一名企业审计,与纷沓的财务审计单打交道;

  10年前,他只身来杭,进入阿里支付宝,租住50平米旧居,拿7万元年薪;

  3年前,他放弃百万年薪的总经理之职,投身创业大潮,与4位合伙人挤在萍水街一间80平米的商住两用LOFT内,既做技术又做客服。

  如今,白石路318号的杭州人力资源服务产业园内,他拥有两层半、3000平米的办公场地,以及620名员工。

  叶进武,用14年告诉你,“蚂蚁”足以变“大象”。

  “创业,是我最后一份工作。”身为杭州龙盈互联网金融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创始人兼CEO,叶进武用3年时间缔造了互联网金融界的奇迹——公司旗下的“盈盈理财”平台累计用户达800万,交易量突破50亿元,AppBase数据显示,11月,“盈盈理财”APP综合实力位居全国第二;旗下另一平台“盈盈易贷”亦显露出不可或缺的价值,已为1.3万家小微客户解决38.9亿元的融资需求。

  难怪杭州市人民政府市长张鸿铭盛赞龙盈公司是“浙江互联网金融领域的小阿里”。



(2015年12月29日杭州日报B12版领导者)

  “我人生中朋友不多,但都是一辈子的朋友”

  12月17日,乌镇,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的互联网创新论坛上,龙盈公司作为优秀互联网金融企业,与Facebook、滴滴出行等国内外知名企业同台分享创业故事。代表龙盈公司站在世界目光下的,不是叶进武,而是他的合伙人熊伟。

  这似乎是一种常态。2个月前,当龙盈公司在万众瞩目下捧走第四届中国创新创业大赛互联网及移动互联网行业全国冠军时,叶进武依旧不在现场。当日的他正在办公室里,与18位分管下属交流工作。

  “他们主外,我主内。”叶进武笑笑说,他已习惯了“躲”在他们(合伙人)的身后。

  “如何形容自己的个性?”

  叶进武用了两个字——简单。“倒不是一贯为之。大学刚毕业那会,会多一些伪装的成分,会世故地‘跪着’,交际逻辑里有妥协和迎合,近些年反而更追求本真与纯粹。”

  与奔四的年纪相违和的简单,也会遭遇不解的目光。2014年,处于快跑期的龙盈公司急需拓展资源,叶进武常与客户约谈线下合作。一次,有位客户善意地提醒叶进武:“你这么简单,线下做业务很容易被骗的。”当晚,叶进武失眠了,在坚守与改变间他踌躇不决。然而,第二天起床,他还是决定——不违背内心。

  事实上,简单是一面镜子,能照出真挚与可信。2013年,“盈盈理财”平台雏形初现时,叶进武没费太多口舌便打动了徐庆伦、王佳亮、张威威、凌峰、熊伟等五位原支付宝同事,他们果断放弃丰厚年薪“投奔”叶进武。“没有‘威逼利诱’,只是真实地向他们描述了我想做什么。”今年,叶进武继续“招兵买马”,他三顾茅庐邀约北京某银行小微事业部总经理加盟龙盈公司。对方有老婆孩子,生怕工作一换牵动整个家庭。于是叶进武对他说:“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全包在我身上。”3个月后,对方举家搬迁至杭州。

  很难想象这需要何等的真挚与信赖,可偏偏不擅长交际的叶进武做到了。

  “我人生中朋友不多,但都是一辈子的朋友。”

  “我是感性的双鱼座,喜欢追求有梦想感的东西。”

  叶进武的人生过往中,跳过两次槽。

  一次是从温州乐清老家跳到支付宝,另一次是放弃支付宝事业部总经理职务跳进创业圈。

  “两次跳槽出于怎样的原因?”

  “我是浪漫主义的双鱼座,性格感性,喜欢追求有梦想感的东西。”

  在老家的四年,衣食无忧,饭局无休,整日与应酬、喝酒、吹牛皮纠缠,反而让叶进武怕了。然而,从“小圈子”跳出来,不难,但要在新圈子里立足,并不易。

  叶进武深切感受到了。曾拥有40万年薪的他再次返回杭州,并未获得太大的融入感。刚进入支付宝的时候,叶进武的年收入仅7万元,在朝晖租了一套50多平米的房子,月租金就要2000多元,除去生活开支,所剩无几。

  这还不是最艰难的。“在老家做审计的时候,都是‘一支笔一叠材料’。进入支付宝之后,发现用的全是电脑,讲的是大数据。”看到周边同事个个技术高超,叶进武一下蔫了。犯怵了几日后,他决意每天自学数据库、写代码,挑战知识盲区。“老苗是我们办公室里的技术高手,我就虚心向他请教。他爱抽烟,我就陪他抽烟,他周末加班,我也跟着加班,有不懂的就问他。”一两年之后,叶进武一不小心成了财务中技术最好的、技术中财务最好的人,随后升任支付宝用户事业部总经理、商务事业部总经理。

  谈到在阿里的8年,叶进武感慨万千:“非常感谢阿里给予我看世界的能力。”

  对于老东家的情谊,并非说说而已。2012年,放弃百万年薪离开支付宝时,叶进武还未想好去处,在家正儿八经地闲了半年。有人笑他何不一边吃老东家一边谋划未来,叶进武说:“既然内心已生去意,就不应该拿那里的工资,更何况它给过你那么大的平台。”

  “自主风控、不依赖任何机构,这是公司的铁律”

  在互联网金融走进大众视野之前,金融市场存有两个痛点——全国有8000万小微企业,大部分企业无法在银行获得贷款;全国有6亿网民,大部分人的资金只能躺在银行账户里,拿着微乎其微的活期利息。

  叶进武则设计了一个一举两得的通道——通过盈盈理财平台,将都市小白领的闲散资金集聚起来,然后通过平台的信息撮合输送给有资金需求的小微企业。

  “草根客户”、“逆袭”(做银行不愿做的业务)、“提供优质客户体验”的平台构建逻辑,让“盈盈理财”在三年里拿下800万用户,累积交易量50亿元,而“盈盈易贷”也在持续发力,已为1.3万家小微客户解决了38.9亿元的融资需求。

  “最初也走过弯路。”叶进武说,刚做这个行业时,公司的互联网能力是大学生水平,但是金融能力只是初中生水平,很多细节未经历过。那时公司没有很强的风控能力,于是采取与其它机构合作的方式,曾合作推出过车贷,但做了半年,发现风控是失控的,这种能力缺失的危害对未来发展是致命的,于是果断转型。之后,龙盈公司立下一项铁律——风控自主,不依赖任何机构。

  “现在,公司业务不讲求面面俱到,主要深挖三块——小微、房抵、收购银行不良资产。但风控是永远不变的主旋律。”叶进武说,目前公司在全国12个城市开设了分公司,拥有近300个业务风控尽调人员,占到公司员工总数的一半,从小微企业客户拜访到信用审查风险评估,全都通过实地调查完成,并且通过自主开发的小微业务及信贷管理系统进行全流程管控。

  2016年里,他还计划将风控植入到员工培训体系之中。“为避免道德风险,现有的风控体系不分级别,客户与员工随机匹配,但是各个员工的风控能力是有差异的,很难与客户需求相应匹配。目前我们设计了一套系统培训,通过考级(笔考、现场考试),为员工发等级证书(分四级),以此开放不同等级的风控权限。”

  “我们公司,有80%金融特质和20%互联网属性”

  下属推门进来,向叶进武汇报工作,嘴里喊的不是“叶总”,而是“沙僧”。

  这是叶进武在阿里时的花名。现在,六百来号员工依旧这么喊他,甚至还有人更“过分”,叫他“老沙”、“沙沙”。不只叶进武,公司其他合伙人也被员工以花名相称,比如“老头子”、“熊”、“孔英俊”。

  不仰视、不俯视,正是龙盈公司的企业文化。

  叶进武说,现在在公司他主要做两件事,一是高端人才招聘,二是构建企业文化和价值观。

  “公司起步之初,研发人员、运营人员占60%,金融人才仅占15%左右,和大多数互联网公司一样,推崇的是乐趣型、学习型、愿景型的企业文化,这一文化形态的具体体现是讲分享、目标量化较少、组织严格性相对自由。自2014年起,公司人员架构被刷新,大批金融人才加盟,占比跃居70%,这些讲求秩序、权威、安全的‘新人’加入,势必引发企业文化的重新梳理。”叶进武说。

  2014年,叶进武在公司企业文化中植入“8+2”概念,即保留80%的金融特质、20%的互联网属性。这意味着,相比一般的互联网公司,龙盈公司更显稳重、理性,同时它的活力与创新性能更精准地发力。“我们有50人左右的团队专门做项目创新,即X项目。”在X项目的牵引下,龙盈公司的场景化设计之路愈走愈宽,医药、汽车养护、视频网站都成了公司的新客户,N类贷款额度不大的独立项目应运而生。

  叶进武非常看重员工的向心力,抓企业价值观也是他的一项重要职责。在龙盈公司的考核体系中,价值观被量化12个条目,并列入员工年度考核之中,占比50%。

  “疯狂之后会有大批人倒下,你想要站着,就得修炼内功”

  近年,互联网金融尤其是P2P平台的发展态势可谓如火如荼。网贷之家发布的《2015年上半年P2P网贷行业运营简报》显示,截至今年6月底,国内P2P网贷正常运营平台共2028家,仅今年上半年新上线的平台接近900家。市场繁华的背后,却爆发了提现困难、经侦介入、停业跑路、平台失联等各类问题。至今年8月,互联网金融行业全国网贷问题平台数已超过600家,仅浙江就有40家。

  “95%的互联网金融企业都会死掉。30%已经死了,65%在明年年底会遭遇危机。”听起来有些残酷,但叶进武却字字坚定。在他看来,市场大浪淘沙之后,全国只会留下五六十家互联网金融企业。

  为什么95%的企业会踏进“死亡线”?

  叶进武直指三大市场痛点——第一,行业太热,闯入者接踵而至,很多人并非想深耕于这个领域,不过是想捞一票就走人;第二,有些公司把风控交给别人来做,没有风控话语权是难以维系企业“寿命”的;第三,有些企业亏在了选错了业务类型。

  对于选错业务类型的企业,叶进武有些惋惜:“如果两个选择,500万业务,10万业务,挑谁?大多数企业都挑前者。但他们忘了他们还有一个强劲的对手——银行。与银行‘抢饭碗’,单个成本太高、人员能力也不足,到最后不免沦为炮灰。事实上,这些企业应该去‘吃’银行没在做或者不想做的生意,更加的下沉接地气。”

  “金融这个领域有一个特征,只有被撑死的,没有被饿死的。所以做企业要低调,练好内功,看谁能活得长久。”叶进武说,首先你需要做好底层的东西,再做外在的东西,其次把符合行业监管体系的内容做起来。